汉密尔顿落后未进站的维特尔13.3秒,法拉利车队的维特尔和莱科宁在最后5圈超越了博塔斯

腾讯体育3月27日讯
“我们以为自己与对手的时间差足够守住他们在VSC下进站。”梅赛德斯AMG车队赛后解释道。但事实上差距不够。最终,刘易斯·汉密尔顿就因这次“计算误差”在墨尔本败北。

杆位出发的汉密尔顿发挥稳定,拿下本站比赛的冠军扩大了自己在车手积分榜上的优势。法拉利车队的维特尔和莱科宁在最后5圈超越了博塔斯,分别获得第二和第三名。

图片 1

图片 2

维特尔幸运拿到胜利,图片来源:Jun QIAN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7月29日消息,2018赛季F1匈牙利大奖赛今日进行了正赛的争夺,杆位出发的汉密尔顿发挥稳定,拿下本站比赛的冠军扩大了自己在车手积分榜上的优势。法拉利车队的维特尔和莱科宁在最后5圈超越了博塔斯,分别获得第二和第三名,从第12位出发的里卡多获得第4名,而维斯塔潘因为赛车故障退赛。赛前消息1.亨格罗林赛道是一条中低速赛道,周六进行的排位赛受到了雨水天气的影响,速度并无优势的汉密尔顿在雨战中获得杆位,博塔斯排名第二,接下来是两位法拉利车手莱科宁和维特尔,维斯塔潘仅排名第7,而里卡多甚至没有能够进入Q3。2.本场比赛开始之前,全场为刚刚去世的法拉利主席马奇奥尼默哀一分钟。3.排位前三位起步的车手都使用的是极软胎,而第四位的维特尔则出人意料的选择了软胎。4.正赛开始之前,亨格罗林赛道已经是晴朗高温天气,大气温度为33摄氏度,赛道温度高达57摄氏度,湿度36%。

汉密尔顿为何失去领先?澳大利亚大奖赛进行至第16圈,汉密尔顿的“舒服比赛”按计划推进。英国人比赛开始后守住领跑,并领先法拉利车手基米·莱科宁3.3秒。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落后队友的差距也已达到了4秒。莱科宁在这一圈选择进站。在法拉利技师们极高换胎效率的帮助下,总耗时21.4秒成为全场第二快停站。这时,比赛处于“绿旗”下,芬兰人总损失18秒。一圈前,莱科宁刚做出自己的个人最快圈,意味着法拉利的策略团队选择在此时进站并不是因7号赛车的轮胎已接近耗尽。事实上,这是法拉利“全盘战术”的开始。让莱科宁在此时“提前”进站,是为“引诱”汉密尔顿在一圈后跟随进站,从而延长汉密尔顿使用软胎的圈数。毫无疑问,法拉利显现出两位车手都位于前列的优势。维特尔可以尝试使用晚进站的策略。法拉利认为召唤莱科宁进站能促使汉密尔顿做出反应。因为提前进站的车手常常因为提前换上抓地力更强的新胎,从而占优。这一被称之为“Undercut”的战术在去年澳大利亚大奖赛上十分有效。但今年的比赛中,Undercut的威力不仅有所下降,甚至适得其反。莱科宁在进站时从极软胎换成了要硬两个“等级”的软胎,但他在完成进站后的首个飞驰圈比上一个完整圈慢了0.6秒。梅赛德斯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但此时“银箭”已决定召汉密尔顿进站,并认为对手较慢的圈速帮到自己。汉密尔顿在回到赛道后的表现比莱科宁好,但英国人的首个飞驰圈依旧比“旧胎”慢了0.1秒。

图片 3

图片 4

发车:汉密尔顿守住杆位
维特尔超越队友北京时间21点10分,本站比赛拉开战幕。一圈的暖胎圈之后,发车!汉密尔顿的起步非常顺利,守住了自己的杆位位置,而法拉利两位车手都迅速发起了进攻,梅赛德斯在1号弯顽强守住了前两名的位置,而维斯塔潘抓住机会连续超越两位车手瞬间上升到了第5位。维特尔随后在2号弯超越了自己的队友莱科宁上升到了第三位。红牛车队的里卡多继续走霉运,他与埃里克森发生了碰撞,名次跌落到了第16位,他向车队报告称赛车有一些损坏,而索伯车队的勒克莱尔因为赛车问题遗憾退出了比赛。汉密尔顿随后刷出一个最快单圈,在3圈之后将领先优势扩大到了3秒左右。第5圈,里卡多在试图超越范多恩的时候走大了冲出了赛道,但是他在一圈之后完成了超越。维斯塔潘退赛
莱科宁遭遇饮水系统故障

汉密尔顿本有一场优势明显的比赛, 图片来源:Jun QIAN

图片 5

第19圈,汉密尔顿落后未进站的维特尔13.3秒。如果维特尔在“绿旗”下进站,德国人会落至汉密尔顿身后,但假设SC或是VSC出动,维特尔或许有可能升至领先。梅赛德斯明白这一风险,告诉汉密尔顿他需要加快自己的速度,将自己与维特尔之间的差距缩小到一次VSC进站所需要的时长之内。车队告诉卫冕冠军:“维特尔若进站有可能会在我们前面1秒左右。”汉密尔顿立即做出回应,5圈内追近了1.7秒差距。这时,梅赛德斯车队认为两人的差距已足够小,事实上,“银箭”出现了计算错误。当罗曼-格罗斯让的赛车“引出”VSC,维特尔选择进站,并在回到赛道上时刚好领先汉密尔顿。就是这关键进站帮助德国人赢下了比赛。可梅赛德斯到底是怎样将这一切“搞砸”的呢?“以为自己有足够时间差守住对手在VSC下进站”

第6圈,处于第5位的维斯塔潘向车队报告说赛车失去了动力,他遗憾退出了比赛,赛会也出示了黄旗和虚拟安全车,埃里克森抓住机会完成了一次进站。第8圈,虚拟安全车取消,里卡多在一圈之后超越阿隆索来到了第11位。莱科宁在电台中表示自己的饮水系统出了问题,自己无法喝到水,这在匈牙利的高温中绝对是一个糟糕的消息!里卡多继续自己的超车表演,他连续超越了格罗斯让和霍肯伯格上升到了第9位。第15圈,莱科宁进站,出来之后暂时排在第6位,此时排名前五位的车手分别是汉密尔顿、博塔斯、维特尔、加斯利和马格努森,博塔斯也在随后一圈进站,汉密尔顿此时的领先优势已经超过了8秒。第17圈,莱科宁超越了马格努森回升到了第5位,而里卡多还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名次,到了第20圈,红牛车手已经追到了第7位,跟在马格努森的后面。一圈之后,里卡多再次超越,名次来到了第6位。维特尔进站失误
法拉利浪费好局汉密尔顿依然手握8秒的优势,随后他的轮胎有些衰竭,圈速有所下滑,第26圈,汉密尔顿进站,维特尔暂时以13秒的优势领跑。第27圈,里卡多在弯道中非常漂亮的超越了加斯利,名次已经追到了第五,紧紧跟在梅赛德斯和法拉利四位车手的后面。汉密尔顿随即再次刷出一个最快单圈,但是维特尔的圈速保持得同样理想。而阿隆索也在悄然间来到了第7位。比赛过半,维特尔在遭遇慢车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失误,领先汉密尔顿的优势已经不到10秒,此时他的轮胎衰竭比较严重。第39圈,莱科宁再次进站,出来之后处于第五。第40圈,维特尔进站换上极软胎,但是他的进站明显偏慢,出来之后处于博塔斯的后面,落后榜首的汉密尔顿有10秒的差距。接下来几圈,维特尔一直都在尝试攻击博塔斯,但是始终没有得到太好的机会,到了第50圈,赛道上前五位的车手分别是汉密尔顿、博塔斯、维特尔、莱科宁和里卡多。第51圈,范多恩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他的动力单元出现了问题,停在了赛道边上引发了虚拟安全车,汉密尔顿此时的优势已经显得比较明显。冲刺:汉密尔顿夺冠
法拉利两将超越博塔斯登台进入最后15圈,维特尔落后身前的博塔斯只有0.7秒左右,两人的争夺进入白热化,博塔斯的轮胎已经接近极限,但是维特尔就是找不到超车的机会,反倒是莱科宁逐渐接近了自己的队友。第65圈,维特尔再次动手,他在弯道中抢在了博塔斯的前面,博塔斯试图抢回位置的时候与维特尔发生了碰撞,导致自己的赛车前翼受损,名次大幅下滑。维特尔报告自己的轮胎并没有问题,而博塔斯也没有进站,不过他的名次已经下滑到了第4位。进入最后三圈,汉密尔顿的优势已经不可动摇,而博塔斯的赛车前翼损失有点严重,里卡多随后试图超越博塔斯,但是与博塔斯的赛车发生了碰撞,里卡多被挤出了赛道,好在名次没有受到影响。进入最后一圈,里卡多没有丝毫的放弃,他超越了博塔斯上升到了第四位。最终汉密尔顿顺利拿下本站比赛的冠军,维特尔获得第二名,莱科宁获得第三名,接下来依次是里卡多、博塔斯和加斯利。附:正赛成绩单

图片 6

图片 7

法拉利的“获胜功臣”,莱科宁记大功!图片来源:Jun QIAN

相关阅读:>>>F1匈牙利车手巡游
汉密尔顿打伞端庄笑>>>佩雷兹:向法院请求托管是为了拯救印度力量>>>F1匈牙利周六维特尔小黑摩托拉风
莱科宁爱子萌翻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在赛后向媒体解释了汉密尔顿的战术。“我们的目标是维持与莱科宁之间的差距,尝试拉开差距防止莱科宁使用Undercut,同时也要注意与哈斯车队的差距,防止安全车出动出现变数。此外,一切都在我们的控制内。”当汉密尔顿在进站后依旧处于莱科宁前,车队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维特尔,而后者在当时仅有的超越可能性就是带来不确定因素的SC和VSC。“我们计算了假设VSC出动时,我们落后多少秒才不会被对手获利的时间差。电脑告诉我们只要15秒就足够。”沃尔夫透露,为保险起见车队还在这个数值上减少了几秒,“所以我们以为当时的差距下,会有3到4秒的领先优势。但当转播画面切向维修区出口时,塞巴斯蒂安却抢在了我们之前。”沃尔夫还说,梅赛德斯当时确信汉密尔顿与维特尔之间的差距小于维特尔进站所需要的时间,车队甚至告诫汉密尔顿在VSC正式出现前就减速。“我们当时说’我们可以守住对手的VSC进站,保持这样的差距,我们有3、4秒的优势。’我们以为有,但实际并非如此。”沃尔夫也确认汉密尔顿正确地遵照了车队所给出的错误指示。“这是一次软件故障,或是程序在计算方式上的错误。”他推断。两个存留的疑问假如梅赛德斯在计算所需要的安全差距时没犯错,汉密尔顿是否会赢下比赛?梅赛德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但实际上汉密尔顿仍需更好地保护自己的轮胎,因为如果汉密尔顿在维特尔进站后获得领先,两人之间的差距也将十分微小。“我认为若不是出现错误,我们能赢下比赛。”沃尔夫表示,“刘易斯当时就明白那将是他在比赛中的最后一套轮胎,在磨损上需要遵照车队给出的目标。他应该有足够差距来节省轮胎的。”

图片 8

博塔斯排位赛意外撞车导致车队战术受限,图片来源:Jun QIAN

汉密尔顿也认可领队的观点。“我两个人间的距离很近,或许只有1秒。”他说,“假如我知道差距不够,或许可能会努力追近点。但能否将差距减到足够小就不清楚。”那么,假如另一位梅赛德斯车手瓦尔特利-博塔斯能在排位赛Q3中避免错误,比赛的走向是否就会大有不同?其实,博塔斯无法在正赛中与汉密尔顿进行配合正是“三叉星”在排位赛后的一大担心。假如博塔斯能在排位赛中正常发挥获得前四,他将是汉密尔顿在正赛中的一大帮手。芬兰人可以帮忙牵制法拉利,或是通过提前进站来迫使法拉利转换战术。“我不知道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是否会对情况有帮助。”沃尔夫在被问及博塔斯若在排位赛中避免撞车,是否会有不同结果时说道。“显然,我们必须对基米的进站做出反应,因为Undercut的风险确实存在。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两种策略中二选一。跟随基米进站意味着假如出现SC或VSC时,我们有可能丢掉领先。而今天正是这样的情况让我们未能获胜。”(金诚、钱俊发自澳大利亚墨尔本)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